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时尚

阴阳天师 第三百四十九章 邪气笼罩

发布时间:2019-11-14 12:42:10

阴阳天师 第三百四十九章 邪气笼罩

“还好。”

我还是接了过来,其实达到我这个境界,已经可以舍弃食物了,我平时进食、喝可乐无非就是提醒自己还是个人罢了,最重要一点,我很久没有吃过她做的饭了。

我打开饭盒,很普通的小炒,我试着吃了一口

,心中暖暖的,好像又回到了那段时间,我眼泪不自觉留下,那是我最开心的一段时间。

“怎么?不好吃?”林琼坐在了我身边问。

“不,很好吃。”我擦了擦眼泪,微微一笑,“你忘记了从前,却没有忘记厨艺,这个味道,我还是记得的……呜,抱歉,我会吃完它。”我盖上了饭盒。

林琼不解:“你说要吃完,为什么要盖上?看来你真的不饿。”

我小心翼翼盖好,手一翻,饭盒消失在我手中,看的她目瞪口呆,我抬起了头说:“因为,夜越来越深……”

“啊!”

这时,我话未说完,只听一间房间传来一声惨叫,与凄厉的鬼叫声。

小黑猛地停下了动作,抬起了头。

我与林琼对视了一眼,陡然站起身,冲向房间,林琼紧跟在后面。小黑笑了笑,并不理会。

林琼想要敲门,却被我阻止,我取出一张黑符,默念咒术,黑符化作一团黑光,撞击在门上,门轰然碎裂,我冲了进去,一男一女惊恐的缩在角落,闭着眼,全身瑟瑟发抖。

“好重的邪气。”我捏印诀,轻轻挥出黑色灵力,房间内被清洗,我看向墙上的那幅画。林琼则是跑到了那一男一女身前,蹲下身子安慰着。

一男一女最终平静下来,睁开了双眼。

“嘿嘿……呵呵……”

诡异的笑声在房间响起,仿佛来自虚空一般,空洞而虚无,声音传出了房间。在深夜的宅院久久回荡。

惊悚阴森。

“鬼啊!”另一个房间传来了惨叫。

我心中一沉,不过硬生生止住了扭头的动作,脑海里飞快转动,分析着。

那个叫梁晓洁的女子有我的符,应该可以躲过。这房间有三个人,那就是四个人,还有两个人有危险。一个是许上友,还有一个男的。

“喂。你在干嘛,赶紧去救人啊。”林琼看着我发愣大叫。

我没有理会。

我盯着那幅画。

因为我看到了,那幅画里的女子眼睛动了动。

死物怎么会动?

我取出一张黑符,捏印诀,走到画面前,低喝:“五雷印!”黑符在我手中化作闪电般的电流,凝聚我手中,我探出手,狠狠拍在画面上。

“啊!”

凄厉的尖叫划破天际。

画冒起了黑烟。那红衣女子在画面痛苦的扭动起来。

林琼三人头皮发麻。

砰!

忽然,就在这时,画轰然炸裂。我措不及防,被震退了数步,烟土散了我满身,我抹了一把脸,心中大怒:“该死。大意了,居然还有这招。”

一缕青烟渗入墙壁,消失不见了踪影。

我呼了口气,走到林琼身边,问:“他们怎样?”

林琼说:“我又不懂,你不会自己看啊。”

我:“……”

算了。我忍。我扫了他们一眼,以龙魄指的手法在两人身上点了一下,对林琼说:“没什么大碍,只是邪气侵体,我以灵力瓦解了他们身上的邪气,回学校后稍微修养一段时间就会康复。”我顿了顿,扫了两人一眼。说:“一个月内戒酒戒色,明白了没。”

“是是是。”

我取出一张黑符交给林琼说:“这是一张特质的保命符,戴在身上,万邪难侵。”说完走了出去,却见许上友踉踉跄跄、慌乱的向这边跑了过来,大叫救命。

“余晖,余晖,大师,天师,救命啊,救救我。”

一个半张脸没有皮,鲜血淋漓的红衣女子,嘿嘿阴笑着在后面追赶。

我想了想,运转悬空奥妙术,闪身挡住了许上友,翻手取出了天机伞,并撑开了天机伞。

女鬼面色陡变,飞快退后,消失在半空。

“多谢,多谢。”许上友凑了过来,抹着汗水。

“跟我来。”我收起天机伞,带着他走到了小黑面前,我踢了小黑一脚,说:“别在懒了,这家伙命虽然不值钱,好歹是一条命,看着点,不要让他死了。”

小黑不满的瞪着我,却没有拒绝。

我对许上友说:“你呆在小黑身边,不要乱跑,更不要大喊大叫。”

“那你呢?”

“我要去救别的人。”我翻手取出黑刀,冲向另一个房间,这次我没有动用黑符,而是用黑刀破开了房间,映入眼帘的是,一个男子瞪大了双眼,看着天花板,天花板上挂着一个红衣女鬼,吐着一尺长的舌头,舌尖一滴一滴鲜血落下,落在男子额头。

我没有直接出招,因为我已经有所察觉,那男子已经没有了生气,男子已经死了。

我握剑的手一紧,以缓慢的步伐走了过来。

红衣女鬼脸色渐渐变了,飞快收回舌头,转身没入墙壁。

我止住了脚步,斜眼看那幅画。

画面一片空白。

我点出龙魄指,画四分五裂,我没有理会那死掉的人,转身走出,走进另一个房间,一个又一个房间,毁掉了所有的画。其他人聚在我身后。

林琼问:“结束了吗?”

“不。”我摇了摇头,“不仅没有结束,反而更加严重,林琼,难道你没有感觉到,当我毁掉第七幅画时,这栋旧宅笼罩起了一团团黑雾,那是邪气凝结成的结界,在彻底解决之前,我们都出不去了。”

众人大惊。

许上友大叫:“那我们该怎么办?你是天师,你一定有办法,快想办法,我们不想死,快救我们出去。”

“放松,放松,放松下来。”我另外取出几张保护符递给他们,提醒说:“这是保护符,我的黑符比起其他道门黄符更具有威力,只要你们贴身携带,就会护你们全身不要鬼邪侵害。”

林琼问:“你要怎么做?”

“好好呆在这里,我会为你们设下封印,更会留下小黑在这里,不要乱动,看到什么不干净的就闭上眼,当那是幻觉。”我想了想,确定没有遗漏,取出了黑色小旗封印了这房间,与小黑对视了一眼,走出了房间。

站在宅院内,看着满天的黑雾,我深深呼了口气,蹲下了身子,手按在地面上,黑色灵力溢出,冷冷说:“哼,我就看看你究竟是什么鬼东西。”

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
连云港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
济南性病医院
新疆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
中研医院
临汾市第四人民医院怎么样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