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生活

绝世邪神 第五百五十九章 杜亮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3:32:55

绝世邪神 第五百五十九章 杜亮

天骄路口一战,惊动了整个天骄路!

任谁都没有想到是这样结果,当叶楚重创蝉皇而逃走消息传出来之后,整个天骄路都一片哗然。-.谁都为这样结果陷入了癫狂之中!

不管是认识还是不认识叶楚人,都对此议论纷纷。当然,得知蝉皇回到二十城后就闭关疗伤消息后,这种疯狂是达到了极致。

即使是天骄路那些为dǐng尖俊才,都瞳孔收缩,带着不敢置信之色。

其中包括纪蝶,纪蝶听到这个消息时候以为众人是开玩笑。但当越来越多人传扬,并且亲眼见到蝉皇面色一片惨白闭关时,这才相信。

纪蝶为这个消息震动整个人都麻木了,秀拳紧紧握着,贝齿咬着诱人嘴唇,口中喃喃自语:“这怎么可能?这不可能!”

纪蝶还清楚记得自己和叶楚説收拾他轻而易举,但此时叶楚却狠狠抽了她一个耳光。她或许收拾别人杰,比如谭尘都轻而易举。但对于这个少年,却不可能轻易收拾了。

她能战皇者吗?

不!不能!但这个她曾经看不起,直接无视少年却以一骑红尘绝世姿态,重创皇者飘然离去。

和纪蝶同样震撼还有谭尘,走二十五城谭尘听到这个消息时候,一个踉跄倒地上,而后爬起来抓着一个修行者反复询问,那个战皇者人物是不是叶楚?大家是不是传错了!

当得到肯定答复后,谭尘瘫软地上,眼中忍不住露出惊骇光芒:“天啊!他战本公子都是险胜啊,还是本皇子为此动用兵器情况下!”

而唯有前路杨宁杨慧此刻兴奋跳起来,丰腴性感曲线玲珑娇躯兴奋摇曳,她们抓着叶静云使劲摇晃道:“公子真胜了,公子真走出去了。我就知道公子行,他一定行。连皇者都奈何不了他!”

叶静云被两女摇晃麻木,心中也翻起了惊涛巨浪。当初传来叶楚逆走天骄路消息。她们每一个人都提紧了心,不敢相信这一幕。

而后叶楚一次次战绩传到耳中

绝世邪神  第五百五十九章 杜亮

,又为叶楚实力震惊。而直到今天得知皇者都被他重创,叶静云觉得自己脑袋都不够用了。

“这xiǎo子!真逆天了!”

叶静云喃喃自语,谁能想到四年前,这个人不过是尧城那样xiǎo地方人人喊打败类?谁能想到,这个人不过是废物而已!

人生境遇很难预料,叶静云第一次觉得命运这东西真是狗娘养。连叶楚这样咸鱼都能翻身到如此地步,这世上还有什么奇迹不能发生?

整个天骄路似乎是受到叶楚刺激,那些原本还低调修行者,也一个个发疯了起来。开始天骄路嚣张而行。

顿时,天骄路顿时群星闪烁。一个个让人热血沸腾传奇绽放,但任何一个人传奇,都比不上叶楚。

如果説他们是繁星,而叶楚就是亮那一刻,无人能盖住他璀璨。

……

一处山峦之上,草木丰盛,绿霞缠绕。桃树遍布山峦,桃木如同虬龙一样蔓延而上,显现出它年代久远。桃花朵朵,清风所过,花瓣飞舞,漫天飘洒间,十分美丽。

而这桃花园中,一个少年一席青色粗衣,站桃园一块青石上,俯视着山峦下风光。衣衫随风飘扬,倒也有几分出尘之色。

这个少年自然是叶楚,当日叶楚晕死过去。被人所救,带上了这一处山峦。只不过,叶楚伤势太过严重。

整整躺床上七天,今日才能下床走动。感受到自己气血恢复了不少,身上交错伤痕也消失大半,叶楚才轻呼了一口气。

那一战太过激烈凶险了,他真险些交代那里。要不是自己以命搏命战蝉皇,怕真要死了。

但即使逃了,留下伤势也折磨了他许久。同时,叶楚心神融入到气海中,面色又有些冷冽。

他知道寒火皇欲行不轨,可没有想到这家伙当初教训还不够,还妄想炼化他元灵为己用。

叶楚此刻融入到气海中,发现寒火皇恐怖元灵之力包裹着他青莲,以寒火灼烧青莲。

寒火皇炼化了吞魂皇元灵精丹后,元灵达到了一种无以复加地步,这给了他妄想炼化叶楚元灵勇气。对于黑铁震慑也少了许多!。

而寒火皇确实强悍,以自身元灵之力包裹叶楚青莲,断绝了叶楚和青莲联系。叶楚此刻也无力掌控青莲。

寒火皇元灵之力不断渗透到青莲中,不断同化青莲,准备化为己有。

似乎感受到叶楚心神进入气海,寒火皇阴沉声音嗤嗤笑起来:“xiǎo子!让我做了这么久奴隶,现轮到本皇收拾你了。不要急,等本皇炼化了你青莲,你就必死!”

寒火皇説话间,喷涌寒火就恐怖,不断冲击青莲。

叶楚用着心神感知青莲,却发现青莲真被其隔断了,根本感知不到,这让叶楚面色为冷凝。

“xiǎo子!不要枉费心机了,没有把握,你以为本皇会如此做吗?”寒火皇哈哈大笑,“你元灵虽然恐怖,可本皇以皇者恐怖元灵隔绝,你又能做什么?等着受死吧!”

“你就这么确信,能炼化青莲?”

“没有意外,你所有一切都将成为本皇。”寒火皇哈哈大笑。

这一句话让叶楚面色一变,寒火皇如此嚣张,那説明他有一定信心。、难道,青莲真要被其炼化吗?

元灵被其炼化了,那自己就真要……

就叶楚想着有何种办法能解决寒火皇时,远处一个身影跑过来,看着叶楚大喊道:“你怎么回事啊,都告诉你不要下床了,你伤那么重,随便(wenzitou.)下床xiǎo心伤势加重。”

跑过来是一个身着粗衣少年,少年和叶楚年纪差不多。此刻跑到叶楚面前,带着几分责怪看着叶楚,语气中带着不满。

“杜亮哥,我已经没太大问题了,下床应该没什么事!”叶楚对着跑过来少年笑道,叶楚就是被他救了,带上这座山峦。

r*^^*y

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大概费用
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免费热线
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住院费多少
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的治疗费高吗
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看病价位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